锤子“不举”,老罗难为

  几个月前,有位网友@老罗,问他如果能回到2012年,还会不会选择做手机。老罗说会,但不会把六年来的主要精力放在手机上。正如现在罗永浩四处奔走,忙着站台、社交、谈判和卖身,他一面寻找自己的下一站,一面为锤子科技谋求最后的归宿。

  不过我们或许无法想象一个少了老罗偏执和工匠标签的锤子,是否还会几经生死而未倒,而如果他曾试图在这几年流量为王的互联网风口中搅弄风云,怕也是相当得天独厚。但是,结局可能未必比锤子更好,这大概是一个极端个人理想主义者的创业通病。

  现实对这一类人似乎也过于苛责,成则乔布斯,败则贾跃亭。回首往事,阴霾常在。

  抹去“罗永浩”

  2014年罗永浩在北京进行“一个理想主义者的创业故事”的主题演讲,他对自己说:“你现在不是一个人,你要对几百个员工负责,对几百个家庭负责”,而后表示要退出个人舞台,尽量以锤子科技CEO的形象出现,公司则要以团队的形象出现。

  这是罗永浩首次试图淡化锤子科技上自我的个人形象,不仅是对过往营销策略的纠正,而且意欲将公众的焦点从个人争议转移到产品上。从长远来看,这本无可厚非,可从结果看,更像是老罗的一句玩笑,直至锤子大势已去,公司对外营销的核心,依旧在于拔高个人形象进而拔高公司产品。

  老罗在拔高个人形象上过于执着。

  2014年8月,罗永浩和王自如上“约架”前夕,锤子召集公司的中高层开会讨论这件事,当时钱晨坚决反对,他认为应该冷处理,因为口头辩论远不如产品本身有说服力,然而最终,罗永浩坚持参加了辩论。这场长达3小时的辩论,场面上是罗永浩的胜利,但T1的销量却没有因为罗永浩的胜利变得更好。

  这个时候,老罗开始反思自己过去半年对媒体的态度,决定淡化个人形象,可惜这场“去个人化”运动只是约束了他不成熟的胜负心理。对于骂人、摔东西,他时常美化道:“乔布斯的脾气也很差,而真正优秀的员工是不会因为被骂两句而气馁的,他们会把热情扑到产品上”。至于席卷而来的质疑,他依旧姿态高昂,“别跟我谈钱,不为赚那点臭钱”。

  若没有罗永浩的吹嘘,锤子可能熬不到现在,可若没有他”天生骄傲“的标签,锤子也不至于如今败得讽刺。

  而更往前看,这或许是一个除了名气近乎一无所有的创业者,想要在身家雄厚的竞争者中脱颖而出的必然无奈。2011年,在唐岩的办公室,”自拍帝“郑刚见到了“胖胖的,老是穿同一件衣”的老罗,这一整天,他滔滔不绝地畅谈着自己的手机梦,以图打动这位陌陌背后的金主。

  但尽管资金到位,老罗的起点还是落后很多,他当时所能利用的资源无外乎自己的微博粉丝。

  开始做手机之时,老罗个人微博的阵地,常年无休地挑起贬低同行的战火,以此抬高自己,久而久之,这种以个人口吻传达产品理念的行为,奠定了锤子科技营销的基调,而反过来也越发增强老罗的个人色彩。苹果早期的广告基本也是这样的操作手法,从嘲讽IBM到模仿1984,直到后来站稳脚跟才转变风格。

  而锤子终究没能等到改变的时机,它不得不依赖老罗的情怀行走。

  老罗的朋友圈

  在锤子员工眼中,罗永浩不是一个合理的老板,更像一个单纯又苛刻的产品经理。比如手机研发上,所有的问题必须他亲自拍板,只有他知道要做什么,怎么做。遇到方向性的争议,也是他拍板。

  其实,当锤子科技成为罗永浩的“一言堂”之时,就决定了公司的方方面面都难以抹去个人色彩,营销只不过是外在表现,更深层的是,罗永浩把自己的审美和产品、营销能力,当作公司唯一的核心竞争力,他的理想便成了锤子的情怀。这是锤子科技多次试图抹去个人标签但结果均失败的主要原因。

  如此极端的个人主义,在任何一家互联网创业公司都实为罕见,也让锤子对内对外都无法真正凝聚力量。做员工的因不理解而心凉,做高层的阻止不了他犯傻,投资人则成不了拯救他的白衣骑士,罗永浩的孤独,并非大多数人都无法理解的理想主义,而是无法改变或忍受的个人“独尊”。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锤子“不举”,老罗难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