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深山美食

初春,大地苏醒,在一个天清气朗的清晨,我背上行囊,踩着松软的土地,轻抚柔软的柳条,来到一座山脚下。地上的野草刚刚冒出绿芽,我不忍下脚,于是绕开她们,我为做了这样一件小小的好事而兴奋不已。深呼吸,空气里满是泥土青草的芳香,再没什么可干扰我的好心情。

今天的行程是大山深处,我将去山涧品一品古色古香的野味。

这是一座不被尘世沾染的山林,道路已经被枝繁叶茂的树木掩盖,我扒开他们,走出一条道来。道路有些崎岖,天然形成的石子泥土组合起来高低不平,走惯了城市里的平坦大道,脚掌一下子有些吃不消,我走走停停,一心期待远处的风景。

偶遇一块约五米长、三米宽的大石头,我决定在上面躺一躺,旁边有棵柿子树,刚刚吐露新芽,我望着它,仿佛看到秋天上面挂满红灯笼,色彩艳丽,勾人垂涎。我咽了一口吐沫,心想,这山间的美食一定不少。继续向前,我看到了杏树、桃树、橘子树,还有核桃树,一片繁花似锦,真是意外之喜,嗅一嗅,香气扑鼻。

走着走着,突然一条瀑布引入眼帘,虽没有“飞流直下三千尺”,却也“飘逸潇洒”,瀑布大概两米宽,水从山涧流出,走进一点会有清冷之感,瀑布汇集处,似有鱼儿游动,凑近一看,果真如此,我打算回程时捉一条回去。

再向前走,是一条通往山顶的路,路上有一条沟渠,应该是某个勤劳的农民多年前挖的,两旁长满野草野花。上山的路更加艰难了,一不小心就会被不知名的植物刺到,而且我必须攀着路两旁的树前进,否则会滑回原地,但是为了吃到纯正的野味我咬牙坚持。

眼尖的我看到一只灰色的兔子躲在树后吃草,我决定把它抓住,晚上回去饱餐一顿,因为我知道它的味道鲜美无比。大概六七岁的时候我曾尝过那味道,是爷爷在山上打的,奶奶亲手烹饪,不知道加了什么酱料,那肉尝起来清香爽口,回味无穷,但自那以后我再没尝到过那种鲜香。

我追着兔子跑啊跑啊,倏忽,它钻到林子里去了,追不上了,那就放过它吧。

我拿出背包里的饼干咬了一口,真是饿了。

人为什么一定要吃饭呢?我这样问自己,对着刚才逃过一劫的兔子心生愧疚。但是转念一想,人吃动物并没有错,因为动物也会伤害其他的生命,自然生态就是如此循环,才组成了一个永不断裂的食物链。

终于来到山顶,山顶上有一块宽阔的大草坪,我尽情奔跑跳跃,散尽平日烦忧,一头野猪一闪而过,两只梅花鹿朝我望了望也跑了,大概觉得遇到了可怕的敌人。听说多年前山下也曾住着一个村子,有二十几户人家,但是10年前年轻人都搬迁到了大城市,留下几个孤寡老人渐渐没了人烟。

站在山顶看风景有种一览众山小的感觉,山下几所还没倒下的土房子显得那样矮小。

我感慨:人终究抵不过时间的变迁。

我想到了自己此行的目的,想到了我的父辈也曾背井离乡。人们拼命逃离乡村,跑到大城市追求富裕,渴望吃到山珍海味。但在城市待久了,却又怀念起深山老林的野味。原来,兜兜转转,我们都离不开一个“吃”字。

返回时我决定让瀑布下的鱼儿继续自由自在。

还是保持这座山的原貌吧,希望我没有打扰到这里的一草一木,就这样轻轻地来,轻轻地走,不带走一片树叶。

这一次美食探索最终一无所获,我却有些庆幸,因为城市里的美味已经足够......

回到魔都,我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尝尝深海800米的海鲜自助大餐,一饱我的口腹之欲。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探索深山美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