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了贾跃亭当年的“乐视人”都去哪儿了?

  从融创孙宏斌到恒大许家印,再到第九城市朱骏,贾跃亭的神奇吸引力还在发挥着魔法。

  当本月老牌游戏公司第九城市宣布将与贾跃亭的FF成立合资公司、注资最高6亿美元,一个难解之谜又一次被提起——为什么总有人相信他?而且相信他的人还都是些无比精明、在商界影响力巨大的“大人物”?

  无论是把乐视当作短暂落脚点的职业经理人、还是与贾跃亭亲近的创业老兵,他们的一一离场成为了乐视辉煌与落败、激进与踌躇之后的一声叹息。

  在2015到2016年的巅峰期,乐视曾以“人人持股”的激励计划扩招了5000个员工。精妙的股权激励策略则契合了众多“高层精英”那份以小博大的心理与不甘心。

  但随着乐视的没落,“树倒猢狲散”成了理所当然的结局。

  重灾区——乐视体育

  在乐视的七大生态系统中,乐视体育是最“乐视”化的一大存在,也因最早陷入危机、高管变动最频繁而备受瞩目。

  同样讲的生态故事,乐视体育在创立初期就提出了“IP运营+内容平台+智能化+互联网服务”的四大业务板块。从一家视频网站的体育频道摇身一变为打通上下游的体育全产业链公司,领导它的是当时33岁的雷振剑。

  以乐视体育为缩影,我们能清楚看到管理混乱在公司崩盘前种下的隐患与风险,而在这一过程中,高管们扮演着极其重要的角色。

  此前是新浪网最年轻的频道主编,雷振剑在2011年与贾跃亭初次见面,对画下生态蓝图的贾敬佩有加,并且很快就决定加入乐视。最初,雷振剑干的是自己的老本行,负责内容业务。在2014年,雷振剑创立了乐视体育,并且高歌猛进,在两年内走到了B轮融资,公司估值一度高达215亿元。

  作为贾跃亭的“信徒”之一,雷振剑在很大程度上继承了贾的激进风格,业务疯狂扩张、高调开发布会、到处挖人等举措同样在乐视体育中上演。但与此同时,作为内容出身的媒体人,雷振剑在公司管理上又不够专业、没有章法,这使得乐视体育金玉其外,败絮其内。

  “乐视体育的迅速扩张曾让我感到压力,但从他(贾跃亭)身上我学到,做任何事的第一步先找人。”说这句话的雷振剑在公司成立以来就不断招揽体育行业的传统人才。

  然而,即使央视知名体育主持人刘建宏、新浪体育合作事务负责人于航、NBA副总裁邱志伟、《南方都市报》和《新京报》的一大创办人程益中等“明星”高管一一加入,他们也没有取得“1+1〉2”的成效,而是在不成熟的管理下各占资源。

  因此,当乐视这个主体爆发危机、将导火索点燃时,早已是一团乱麻的乐视体育很快就引火上身。

  2016年11月,贾跃亭发布内部信承认资金链的紧张,一个月后,乐视体育裁员20%。第二年5月,孙宏斌势力在乐视内部进行重组整顿时引发了一次大范围的裁员,乐视体育在这次风波中直接从700个员工锐减至200人。

  在此之前,乐视体育也曾拥有几个高光时刻,只不过这些都是为乐视体育的溃败添下了注脚。

  2016年2月,乐视体育猛砸27亿获得了中超联赛2016/2017两个赛季中全部240场比赛的独家新媒体版权,这一价格是此前中超签约金额的几十倍。在这起大手笔交易中,既表明了雷振剑“all in” 赛事版权的决心,但也透露了乐视体育在花钱这件事情上的无节制。

  这一点也显现在了乐视体育日常工作的开展中。在中国企业家的报道中,乐视体育的前员工曾举例称,2016年1月,乐视体育与MLB美国职业棒球大联盟在美国拉斯维加斯召开战略合作发布会,“就这么一个并不太大众化的项目,乐视居然去了100多个人。”而这不仅仅是个例。

  在成本的不加控制背后,最根本的还是人员的混乱管理。

  没有清晰的财务管理制度,乐视体育里连工作绩效体系也不健全。原本花钱买赛事版权是体育行业在内容上的常规操作,然而,在乐视体育中,采购部门与内容部门却基本互相割裂,内容需求与采购对象之间常常无法进行配对,这让花出去的钱和人力都成了无用功。

  除了工作人员们劲不往一处使外,复杂的股东结构也一而再再而三地拖了乐视体育的后腿。同年4月,乐视体育迎来了另一个高光时刻,宣布完成金额高达80亿元的B轮融资,其中刘涛、贾乃亮、孙红雷等10余位娱乐明星共计投资了逾一亿元。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离开了贾跃亭当年的“乐视人”都去哪儿了?